捡漏鱼的猫

为什么人家写的都那么好

【冰九】你是人间四月天,你是我的一切(20)



以不洁的乱步 迷失于夜晚的街道,

是从何而来的呢 真是潦倒落魄啊,

吶 来我这吧 会给你温暖的,

一直以来都很努力了呢,

不在这里稍作休息吗,

不好好的聊一聊吗。


今晚塞外的风是真的寒冷,这让在将军帐内的洛冰河将身上的斗篷拢了拢,有重新看向了在主帐内的那个年迈的老将


“韩大将叫冰河深夜来此是为何事?”洛冰河询问这他,但韩将军纹丝不动,不知过了多久,才开口“冰河,你身为当朝太子,你如今已经在此几年了?”


“回将军,今年已经快第七年了”是啊,这都快七年了,他已经七年没见到沈清秋了,而且也再未收到京城消息,他十分好奇...


“将军询问冰河这又是为什么?”他对面前的人笑了笑“冰河被父皇派到塞外是为了学习保家卫国的本事,不过就短短七年罢了,也不过就是见识了在京城里没见过的,但也从未亲自上过战场,将军这次莫非是想告冰河,下次战事需冰河上场?”目光交错,韩大将的眼神似鹰一般,在盯着猎物,而洛冰河像只野狼,两个食物链顶端的生物


“冰河,这次你是猜对了...”韩将军笑了“倘若你打赢了下次战役,我便放你回京,但倘若没有打赢,你知道,你只有两种结果...”,鹰在看着狼


狼也没有避开那犀利的眼神,回瞪着“我当然知道,当做失败品和死在我的土地上...”他顿了顿,“但是,我不会输,我洛冰河的字典里,没有输这个字”没错,他洛冰河不可能输,因为他还没有得到属于他的人


“很好,非常好”韩大将望着眼前的少年“我希望在你上战场时也是这般”


洛冰河回着“自然,那无他事,冰河就先回去了”说着转身向外走去,但先开帐帘时,他又转过头“我看,下次战役也应该是半年或一年后,这段时间里,我需要一些兵和一个人”


韩将军的眼睛突然亮了,换换张口“何人?”洛冰河先是笑了笑“徐述安,那个中郎将”便离开了


今夜的天空真好看,他想着,之后对着自己的手哈了一口气,口中的水分快速凝结成气体随后又化为小水珠,形成一片白色的物体向上空散去“清秋...你再等我一年,我一定会回去...我也一定会得到你...我洛冰河说到做到...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次有点短...

我下次一定会弄长的!

相信我!(   :∇:)





【冰九】你是人间四月天,你是我的一切(19)



到处都是的虚伪色彩,

已经完全染上了这份颜色 永远也褪不去,

无能为力,扭曲的存在,

已经无法再唱出 再说出那份怒火,

强颜欢笑就好,

因为他们都是假的啊。


今天是个好天气,沈清秋依在床栏边,望着窗外的一切,他做了个梦,梦到自己曾经的故事,他和洛冰河的,那个梦多么真实,他还梦到了柳清歌,在梦里,柳清歌抓住他,似乎想把他拉进深渊,任凭他再多么用力的拜托,无济于事


他无力的举起手,用那白如纸的手遮住屋外阳光的折射,“你说...我是不是本不应该出生在这世上?”独自喃喃着,像是在问那远在塞外的人,也似乎是在问自己


不知过了多久,他笑了,他在嘲笑自己,笑自己竟然在想那个人,笑他自己的懦弱和无能


沈清秋他清醒了片刻,像往日一样,来到主厅向父母问好,吃了早饭,拉着沈黎的手上了马车上课,看起来多么平淡无奇,直到在放学后,私塾先生叫住了他


“先生叫学生是有何事吗?”嗯,和平时一样,“无他事,就是想告你过两日宰相府会有一个新同学来,你身为我最骄傲的学生,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一起教他,先告知你一声”,沈清秋听到宰相府就立刻想起了他与沈黎出府那日遇到的人


“那学生可问,那新来的同学可是宰相府的柳清歌公子?”他声音有丝颤抖,但若不是仔细聆听也听不出来,“不错,看来你和柳公子认识?那更好不过了”私塾先生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胡子,“清秋,事说完了你快些回家吧,替我问你母亲好”


沈清秋忍住自己的慌张,胡乱答应了一声,便离开了


坐在马车上的他,似乎丢了神,沈黎都有些奇怪,但是也不好开口询问,便一路沉默的回了府中


傍晚————


沈家在吃晚饭时,沈清秋依旧如此,坐在家主之位的沈醉和他身边的沈母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在饭后先让沈黎回房去,将沈清秋留下了


“清秋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沈母先开了口,“不,孩儿并无什么心事...”但还没等他说完,沈母便打断了,“清秋你是瞒不过母亲的,告诉母亲和父亲,可以让你心里好过一些...”沈母满眼的心疼


沈清秋先是沉默,过了好久才开口,“母亲,父亲倘若,你曾经对不起的人来寻你了,你会怎样...”沈清秋抬起头,眼中满是自责


“倘若那人来寻你,那你便要好好对人家,无论做什么,都是以那人为主,只需客气,和气,但绝对不能委屈了自己,不能过于卑微你知道吗”沈醉开了口“是啊,你要慢慢弥补过错,清秋”


沈清秋点了点头...“嗯,母亲,父亲,我没事了,谢谢您们告诉我这些,我会自己掂量的”便准备告退,沈醉和沈母也没多说什么,让他回去了


今夜的风微凉


【冰九】你是人间四月天,你是我的一切(18)



人们把难言的爱都埋入土壤里,

袖手旁观着别人尽力撇清自己,

人们把晚来的爱都锁在密码里,

字正腔圆的演说撇清所有关系,

我好像在哪见过你,

我好像在哪见过你,

我在劝我该忘了你。


沈清秋愣着了,那个人说什么,他说他是柳清歌,当年他沈清秋害死的柳清歌?沈清秋的意识在否认,他在拼命的否认,但是事实就是如此...


“你说什么...”颤抖的声音传入他耳里,“我是柳清歌”那人再次重复着,“可...可笑,我沈某人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柳清歌,少侠你找错人了吧...”“沈清秋,我知道你没有失去记忆,对吧...我也不是来找你寻仇的放心吧...”柳清歌看着他面前这个男孩,长得和上一世沈清秋真像...一样好看...


“那你找我来作甚?”沈清秋疑惑了,恨今天为什么要答应沈黎出来,“我有些事情不可以告诉任何人...也包括你...”柳清歌欲言欲止,他上前拉住沈清秋的衣角,在他手中放了一个令牌...“以后有什么事就去宰相府找我...我知道你要找你妹妹,她现在在烟云楼里...她也在找你...”


沈清秋看着这个就比自己大几岁的男孩的眼睛,“你为什么要帮我...”没有生气的声音...柳清歌突然一愣,但是很快恢复了“我没有在帮你...”,“不!柳清歌你就是在帮我!你为什么会帮一个害死你的人!”沈清秋喊着,但是昏暗的灯光下,就俩人的角落里,没有谁会回答他


柳清歌握着他的手更紧了,但却什么都没有说,任由这沈清秋质问


沈清秋说着说着就哭了...柳清歌记忆里那个沈清秋就这么哭了,像个孩子,柳清歌不知所措,他想抱住这个人,但是他又不能 沈清秋的嗓子有些哑,但却还在重复着那句话“你为什么要帮我...我害死过你...”


我听见了你的声音,但是我无法帮助你离开你的心魔


我喜欢过你...如今也是这般...


请别哭了...
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最近忙于学业没时间更新我在这里表示很抱歉

我很开心有小可爱喜欢我的作品

我会努力把这部同人文写完

谢谢喜欢我作品的每一个人

谢谢你们喜欢我

我也爱你们,谢谢ᕕ(˵•̀෴•́˵)


【冰九】你是人间四月天,你是我的一切(17)



竹之花 人言其身,

华彩初放时 便已零落成泥,

但请在余命尚存时,

不留遗憾走到最后,

既然愿她幸福常伴,

彼此相离 我亦无所怨言。


京城内也是白皑皑的一片,和塞外的风景有所不同的是,这里灯火辉煌,有家的感觉...


“哥哥,今天下雪了,你陪我出去玩会好不好”,沈黎望着窗外的雪花,伸出小手去接,但雪花很快就在手心化成水,有些凉...“不行,黎儿你的功课完了吗?”沈清秋冷不丁的问了一句,边说边起身准备把窗户关上,这屋内太冷了


“哥哥不用担心,先陪黎儿出门玩会好不好嘛~哥哥~”沈黎在沈清秋身边撒着娇“哥哥拜托了~”沈清秋看着沈黎那张可爱的小脸,行吧行吧,就陪这个小崽子玩会吧,反正也不会有什么事...


没有事个鬼啊!沈黎这小丫头悄悄带着沈清秋出来沈府,现在京城街上满是人,而且这小丫头一旦让她去那可是完了啊!沈清秋想趁沈黎着孩子还没离开他眼的时候就把他看紧了,但是,沈黎早就钻进人群找不到了好吗!?


“该死的...”沈清秋小声喃喃着,挤入人群寻找中那个小身影,胭脂铺这里没有,粥店这里?不,也没有,沈黎好像消失了一般,沈清秋找不到,但是也不能放弃,他挤出了拥挤的人群,找到了一个小巷中缓口气...


灯光昏暗...只有对面的酒馆中的灯光照来,沈清秋缓过来了,正准备出去继续寻找沈黎,灯光被一群人给挡住了


“哟?哪来的小娘子,长得如此清秀,让哥几个玩玩呗”不知何处来的小混混堵在出口,看起来准备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“你们挡道了,滚开”沈清秋沉着脸说着“哦?小娘子还生气了”那个领头的上前抓住了沈清秋的手“别呀,哥几个还没开始玩呢”


可恶...身体果然还是小孩子,根本施展不开曾经的力道,沈清秋只能拼命的挥开握着他手腕的“爪子”


“小娘子不要急,哥几个就是爽一下,不要乱动...”说着准备将沈清秋的衣领解开,可是突然,身后一阵风,有人!


那个混混身后的人突然全都掉下,没有一点声响,没有血迹,一个黑衣男子站在倒下的人中间,开口了,沈清秋觉得有些熟悉“放开那个人,否则我让你像他们一样...”


威慑力很强,混混立即松开了,“大侠,手下留情”,“滚!”那人走上前,混混也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,连滚带爬的离开,离开的时候还不忘说什么“谢少侠饶命”


沈清秋就在那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整了整衣服,对那少侠说了一声“谢谢您”便准备离开,可是没想到那人抓住了他的手腕“你不认识我是谁了?”


沈清秋被这么一问有些懵,说道“我们见过吗?”边把那人的手推开,转身打算走开


正当他离开这地方,他只听见那人说道

“我是柳清歌.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不好意思昨天胃病犯了

希望大家原谅一下...


【冰九】你是人间四月天,你是我的一切(16)


——京城,码头


沈醉今日要离京去往琉球,将皇上的任务带到,沈家人对此习惯了,但是依旧坚持把他送上船才安心,今天的天气还可以,就是没有太阳,码头边的海风吹的有些寒冷,沈黎里的沈醉最近,她的眼眶有些红肿,看起来是哭过的样子,身边沈母将行李给沈醉那着,嘴里还嘱咐到“你路上慢点,就算是近,但海上出行还是威胁,还有夜里凉...”


沈清秋倒不是很在意,看着自己的爹,说“阿爹,到了那里肯定很热,你记得自己身体”,沈醉笑了笑“好,我记得,你们回去吧,我上船了”说着挥挥手,离开这里


沈清秋看到这里,他突然想起了曾经洛冰河离京的时候,他原以为洛冰河在开玩笑,没想到啊...


“算了,人嘛,始终都是要分离的...”


悄然落下 散开 是清亮的白色哟,

梦须终结 在这样美丽的场所,

淡淡的流逝了 我的爱恋,

缓缓的 不由得 染满了心窝,

温柔的 继续降落 不断飘落的残雪,

已经盛开的花 是雪的模样,

因你的诗 而萌生的爱恋,

缓慢的 透彻的 渗满了心窝。


今日边塞大雪纷飞,洛冰河和徐中郎将在帐中讨论着近些日子的一些战况,“殿下,那按照您的意思,我们的兵马应该进行夹击是吗?”,洛冰河笑了“不错,这里的地势都没有很大的空间使我们以人数压倒,所以说,要是以蛮力去打仗话,有很大的几率是我们失败,懂吗”,徐中郎将非懂似懂的点了点头“不愧是殿下,小人真是佩服”,洛冰河也笑了笑“我们都是兄弟,不用那么拘束啦,以后叫我冰河就可以”,徐中郎将憨憨的挠了挠头,“好,殿下以后就叫我述安就可以啦”“好,述安是吧,很好听,和你很合适”


徐述安将桌子上的图纸收了起来,抱拳离开了,帐内又只剩他一个人了,洛冰河从桌子边上的书册中拿出他的功课解解闷,不知过了多久,天黑了下来,但大雪依旧未停,洛冰河点上灯,功课已经做完了,他就出了一会神,好像是氧气有些贫乏了,让洛冰河就得头晕,算了算了,也好久没到外边看看这塞外风景,他想着便撩起帐幕


塞外的雪景,和京城的完全不一样,荒凉但又不失美感,远处星河可以看的一清二楚,只有点点星火在这里,四处只有黑暗...


这里很美,美得可怕,美得震撼,让他想起了他的师尊,沈清秋


是啊,这个男人和着塞外一样,看似荒芜,神秘,但是却又是那么美,沈清秋,他神秘,让人想知道他曾经经历过什么,让人想要琢磨透他的心,沈清秋他又是那么美,每个动作,都是那么优雅...


但是这个男人,从来不是属于他...


“沈清秋,我洛冰河如果...有个机会,我想带你看看这里...让你看看这星河...”洛冰河有些哽咽,眼角不自觉的泛红


“之后,说一句我爱你...”


【冰九】你是人间四月天,你是我的一切(15)

我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,

拒绝未知的疯狂,

拒绝声色的张扬,

不拒绝你,

我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,

想要未知的疯狂,

想要声色的张扬,

我想要你。

——《奇妙能力歌》

几日后,洛冰河终于离开了京城,随着下人一同去了边疆,走之前贵妃娘娘还跟皇帝说,冰河还太小,送他去那里干什么,然而皇帝只是笑笑,他说,冰河和普通孩子不同,这是以后要当皇帝的人,从小就要往文武双全那里培养,贵妃娘娘也不好说什么,也只是懵懂的点点头

其实对于洛冰河来说,去不去边疆都无所谓,毕竟是魔尊转世,记忆也记得,武功这事就是时间的问题,不过他父皇让他去那就去吧,可是...他真的不希望离开京城,他不想远离沈清秋

“殿下快到了,您准备一下”马夫在车外扯着嗓子说到“嗯,好的,你也辛苦了”,马夫有些受宠若惊,瞬间就接下句“不辛苦不辛苦,行了到了,殿下下车吧”他将帘子揭开,洛冰河探出头,尘沙飞扬,远处那是阻挡外敌高大的墙壁

莫名的美,美得窒息,美得可怜,美得让他想起了他曾经和沈清秋在一起的时候一些故事,“殿下,军营就在前方,马车不能到,只能麻烦您自己了”,下人拿着行李说着,洛冰河笑了笑,“没事”顿了顿,“塞外的风景,比京城好太多了...我很喜欢这里...你让我在看会,你先去吧”说着朝向军营的反向走去

沈清秋,我到边塞了

沈清秋,我想你了

沈清秋,我想回京见你了...

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,洛冰河喃喃自语道,“这大漠太冷...我想去看你了...沈清秋...沈清秋...清秋...”荒凉干枯的大地上有几滴湿润,这是他在边塞八年的第一天,他就撑不住了,他想沈清秋了

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,

又落空,

是否说爱都太过沉重,

过度使用不痒不痛,

烧得火红蛇行缠绕心中,

终于冷冻终于有始无终。

——《红玫瑰》


又是一个季节流逝,
暖暖的眼泪沿着脸颊流淌,
仰望天际,
好想见你一面啊。

“不愧是就当今皇子啊!年纪轻轻武功就如此了得,小人佩服”在荒凉的戈壁中,在护国的军营中,传来了声音

“不敢不敢,还是徐中郎将收下留情,冰河也很是敬佩您的武功”,洛冰河来着回来快一年了,在这军营中混的也算不错,他面前这位徐中郎将也算是自己一位朋友了,而且年纪轻轻便在事业上有所成就了“写殿下夸奖,不过你看着...快到饭点了,不如咱们...”可惜就是饭量有点大

“好,那你先去吧,我去换件衣服”说罢,转身回到自己的帐中,里面没有一个下人,而正中间放着一张桌子,上面满是书卷,还有近几日的功课,而衣架就在这桌子旁边,洛冰河快速换好了衣服,就站在镜子前发愣,过了好一会他才回过神,随后向床的方向走去,在床头的暗格中,他拿出了一个小盒子,打开来看,里面放着一块十分精美的玉佩,那是沈清秋的

一年前,他最后和沈清秋告别的时候,他误拿了放在桌子上的玉饰,回到宫里他才发现,他见过,曾经上私塾的时候他见过沈清秋佩戴那个玉饰,原本,洛冰河想还回去,可如今,这块玉饰成了他对这枯燥生活的安慰,“清秋...”他看着那玉饰出神,喃喃自语道“等我回去,我一定...我一定要把你抢回来.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好意思,昨天失言了,今天多更一些,希望大家原谅啊(*꒦ິ⌓꒦ີ)

【冰九】你是人间四月天,你是我的一切(14)

渐渐看不清你的笑容,

渐行渐远的颤抖背影,

我却只能眼睁睁看着,

什么都不能做。

沈清秋昨夜睡的不是很好,清晨起来的时候头有些晕眩,不过好在今天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可以再让他浪费脑细胞,和沈黎吃过早饭后便去了私塾上课去了

“哥哥你还好吗,脸色看起来和娘亲一样,难受了?”沈黎抓着沈清秋的衣角问道,沈清秋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笑起来了“哦?我的宝贝黎儿会关心哥哥啦”像是开玩笑一般,“哼!给,我今天早上问娘亲要的”她从荷包里掏出两块糖,让沈清秋拿着,“这个可好吃了,可惜今天我吃的太多了,给你的!”,小姑娘还挺傲娇的哈,沈清秋手那这那两块糖,笑的更灿烂了

今天私塾洛冰河依旧没有来,沈清秋有种说不上来感觉,在想他?可笑,不可能,说句真的,沈清秋这堂课基本都没有听进去,就是浑浑噩噩的上完了,浑浑噩噩的回了家,浑浑噩噩的干完了所有事

今天沈醉和沈母出门了,沈黎到叔父府上玩去了,就留了沈清秋一个人,其实一个人也挺好的,毕竟不用麻烦很多事,他把自己院内的仆人打发去了别院,让管家照看,自己回房了,但是,他走进房的那一刹那,他感觉有人跟着他,他迅速转身,身后一个人都没有,那是他的错觉吗?他还在迟疑道,房内有一个人声音就传来了,“沈清秋你不进门吗,是打算看看本殿下是否在门外跟踪你吗?”

是洛冰河,沈清秋有些慌,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“洛冰河?”他试探道“不错,是我”沈清秋迈开步子,但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刃上,不知道下一秒会怎样,不错,洛冰河就坐在卧室的凳椅上,“殿下您来这里是干什么?”他询问着,“来看你,昨日我有事,先离开宫内”,“你何必和我说呢,我不过是尊自己母亲之命去看贵妃娘娘罢了”他的凤瞳瞪着洛冰河,但洛冰河就像是没看见,笑着说“沈清秋啊沈清秋,我一看到你这双眼睛我就知道,你还是你”他先是愣了一下,但马上反击道“殿下找我也必定是有正事,您说吧...”,洛冰河想了想“嗯...正事倒是说不上,就是想来看你,还有,过几日,我会离京一段时间,具体多久我也不知道,所以说想在看你一眼罢了”说着说着眼底的笑意更浓...

洛冰河说的是真的,他过几天会离京去边塞,他也不知道要干什么,但是他一想到沈清秋,他就不想离开,他想看着沈清秋,永远的看着他,但是他不能,他不能再把他心爱之人送去黑暗,这算是告别吧

“洛冰河你到底要干什么!?”沈清秋质问道,洛冰河想着,果然,沈清秋依旧不相信他,这算是上天给他的惩罚吧,脸上的笑意不得不有些苦涩

“沈清秋”他唤道,“我只是想来见你,真的...只是想见你而已.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
今天晚上再更一次ᕕ(˵•̀෴•́˵)ᕗ
谢谢大家喜欢哈...爱你们(❁´▽`❁)

【冰九】你是人间四月天,你是我的一切(13)

摇荡着风的香气,

苍茫的月光映照远方,

小桥下,

与你相遇 静谧中,

牡丹般的雪花徐徐飘下。

夜已深,沈清秋蜷缩在床上,意识模糊,他梦到了曾经的他,在魔宫的地牢中,双腿断去,血迹斑斑的地,还有流水声,意识和现在一样,他已经痛的连死都不畏惧了,在不远处,那个男人就站在那里,笑着望着他,满是天真,眼神中却是杀意

“小/畜/生,你还想怎样,玩够了吗”他已经许久不说话了,声音有这一些沙哑和疲惫,洛冰河没说什么,就是笑着望他这里走,他想逃,离那个魔鬼远一些,但是被断掉的双腿早已不听使唤了“师尊啊,你这是怎么了?在怕我把你着低贱的命轻易抹杀掉吗?”声音好像个孩子,但是却说的这么残忍“小/畜/生,我沈清秋何事怕过你?有什么事就说,别废话”洛冰河笑了笑“岳清源死了,我杀的”沈清秋瞬间就愣住了,“你说什么?”,洛冰河笑的更深了,走向前,低下身,在沈清秋耳边重复了一次“我说,你的师兄,岳清源,他死了”,沈清秋彻底傻了,他最爱的师兄走了,不知过了多久,他才发出一点声音“不...不可能...”洛冰河好像在把玩什么东西似的,用手抚摸着他的脸,沈清秋的身体颤抖了起来“不可能,洛冰河你休想骗我”,他的凤瞳怒瞪着洛冰河

接下来的那些日子,沈清秋是连回忆都不想,洛冰河对他做的一切,他害怕着,他想和他的师兄一起走,但是每当快要离开的时候,洛冰河就会用天魔血把他救回来了

“沈清秋你就别想打这个念头了以后,反正也实现不了”他曾经把沈清秋抱在怀里,对他说过,但是他除了死有什么可以解决他那可悲又可恨的一生

终于,洛冰河把他从地牢里换成了魔宫深处的一座宅院里,除了下人谁都不可以接近他,直到那魔族的圣女沙华铃突然有一次找到他,说她有方式可以让他离开这里,沈清秋信了她,那日下着雪,纱华铃为他准备好了毒药,那毒性很强,只要服下,天魔血也就不了,纱华铃把这碗毒汤发下就离开了,而沈清秋也在她离开的同时义无反顾的喝下它

朦胧中,他好像看到了他的师兄,师弟,还有很多他曾经遇见过的人,岳清源的身影最为明显,沈清秋拼命去想抓住他,最后,他抓到了

“七哥,我来了”

“柳情歌,好久不见,我对不起你”

“洛冰河,再见了,永远再见了”

但是,脸上有什么好像流过,他不知道,他也不想知道,他就想随着这冬风,飘散到四方,飘到洛冰河找不到的地方

今夜,沈清秋做了个梦,那梦很真实,却又像是蒙了层纱,是人捉摸不透

【冰九】你是人间四月天,你是我的一切(12)



“即使是遍体鳞伤,

即使是面对不堪的命运,

这心灵仍要绽放鲜艳的光彩,

最后的星尘,

飞舞飘扬,

尘归尘,土归土,

迈向彼方吧。”


今天艳阳高照,沈清秋也不知道昨晚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回到床上睡觉的,现在感觉有些头疼,但是身边的沈黎就不是了,跟个第一次入京的孩童一样,十分激动的坐在马车上,还时不时地问沈母“娘亲,咱们还要多久才到啊” 沈母很有耐心的一遍遍回答“黎儿耐心一下,马上就到了”


直到沈黎不知问了第几次快到了没,终于,外面的马夫说了一声,“夫人,到殿了,下车吧”,沈清秋先下了车,随后沈黎也跳着下来马车,和沈清秋一同将沈母扶下,沈母还玩笑道“怎么了,我又不是不可以下来非要扶我吗”,沈清秋也只是笑笑,因为他心里也现在已经管不了这些了,他好奇着洛冰河要以怎样的方式面对他


然而,到他快离开了也没有见到洛冰河,贵妃娘娘只是和自己的母亲来叙叙旧,只字不提洛冰河,还将他们送上了马车,临走前揉了揉他和沈黎的头,笑着说“这俩孩子就是乖...”随即叹了口气,但立刻有换上了那倾国的笑容


回府的路上,沈黎因为在贵妃殿里玩的太开心而睡着了,直到天将近快黑的时候,离沈府只有一些距离的时候,沈清秋开口了“娘,你认为洛冰河,我们的皇子殿下是个怎样的人?”沈母思考了一下,“是个好孩子,和你,还有黎儿一样...”声音是那样温柔,“但是...如果,我说如果,他想要我的命娘你会把我的命给他吗...”沈清秋的声音有些颤抖,沈母也有些震惊,但很快收回了,伸出手,轻柔地揉了揉他的发,“娘会拼尽全力去保护你”,沈清秋的身体有些颤抖,感觉嗓子里有什么东西,弄得他难受,过了好久,“谢谢你,娘”身音满是苦涩,沈母将他搂过来,“一家人,说什么谢谢...”


沈清秋他们回府了,仆人讲四小姐带回房安顿下来睡觉去了,沈母也因为身体原因就留下沈清秋一人,回房,吃饭,睡觉


今夜的风有些微凉,月被云彩遮住一般,看起来有些神秘


【冰九】你是人间四月天,你是我的一切(11)



“我自愿作怪咖 就不怕被你笑话,

你的铺垫 零零散散的,

别去揭穿 话题制造者,

我记得 你也会不舍。”


在去皇宫前那一夜,沈清秋睡不着,他不知道该用这样的样子去面对上辈子对自己做了那样事的人,他不知道他应该怎样做,他走出门,来到庭院内,月儿高挂,“今晚月色真美...”喃喃自语道


“风也很温柔...”在黑夜深处一个少年走出来了,“谁?!”沈清秋瞬间向声音来源处转去,那个人,他很熟悉,是他的曾经的徒儿,洛冰河,“洛冰河...皇子殿下来我府作甚,还是用这种方式,是你的习惯吗?”沈清秋把声音压下,显得有些威胁的感觉,但是洛冰河可不管,他曾经见过沈清秋这样很多次了,当然也不差这一次“沈清秋,我不想和你吵架,我不希望我们一见面就开始互掐,难道是我上辈子得罪你了吗?”他说的自己都有些心虚了,因为他确实做过,沈清秋冷笑“你确实上辈子得罪过我,所以我根本不希望和你遇见,可是啊...”说着说着他的目光和洛冰河对上了,他的眼睛还是那么好看,那么温柔,但是为什么他永远不肯放过自己,沈清秋想着心也难受着,“洛冰河殿下,我没有得罪过你吧,所以说,你可不可以放过我...”声音传到洛冰河耳里,那是苦涩,洛冰河忍住想把沈清秋抱在怀里的冲动“那...我从今后开始补偿你好吗”他看向沈清秋,此时风轻轻拂过大地,树梢在摆动


“洛冰河,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,为什么...”沈清秋独自喃喃着,但是洛冰河听的一清二楚,“那你说,怎么补偿我,你上辈子对我做的事,现在补偿是让我杀了你吗洛冰河...”沈清秋面对着洛冰河笑了,却是苦涩,满是疲惫,洛冰河愣住了,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沈清秋,上辈子没有,哪怕是他把沈清秋放在地牢的时候也没有,“你要是愿意,那就来吧”他握紧了衣角下的拳头,“疯子”但是换了的是沈清秋的这句话


“什么...”“我说你个疯子,洛冰河,你好好活着吧,我沈清秋不稀罕你那条命”说着转身回房了,直到将门关上,就剩洛冰河在门外,洛冰河有些迷茫,他的师尊是在干什么,他不是恨我吗,为什么他不杀我,他也走向沈清秋的房前,那道门前


沈清秋感受到门外有人,因为他在走会房内就一直依靠在门后,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希望洛冰河死,最不希望的是在自己手里,他不是恨洛冰吗,恨他曾经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,但是好像,自己对他有什么东西,那东西放的太深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,半晌过后,他听到门外那人传来声音“乖乖去睡觉吧,夜很深了,明日的事,明日解决,放心...我不会为难你的,安好,再见”


“你像风一样,

触摸时温柔流淌,

席卷我所有抵抗不急着要我投降,

你不就像风一样,

掠夺时沙沙作响,

可惜我自投罗网你也就没什么可骄傲的地方,和风一样,你离开不声不响,

我喜欢这种收场看上去谁也不曾亏欠过对方”